如果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校长坐在一个房间里,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

    “每个人都很愿意讲话;同时往往各执己见,谁也无法说服谁。”来自英国惠灵顿公学的校长朱利安·托马斯耸肩一笑,话锋一转:“要让他们达成一致,那几乎是奇迹。”

    托马斯口中的奇迹,却真实地发生了。不久前,在天津惠灵顿国际学校举办的一场主题为“如何培养21世纪人才”的论坛上,来自中、英、韩三国知名中学的校长坐在了一起,就人才培养达成了共识:技术正在迅速地改变着这个时代,教育也必须与时俱进地变革,才能培养出未来需要的人才。

    在瞬息万变的大数据和信息时代中,在不断融合的全球化大趋势里,到底什么才是未来人才最重要的品质?这个话题成为与会者讨论的焦点。

    死记硬背的知识记忆已经过时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学校只有一台电脑,有整整一间屋子那么大。而今天,技术在突飞猛进。”托马斯说,目前的教育和考试系统都是源自于过去的时代,当时对于大多数学习者来说,最重要的学习技能是记忆力。”但这种强调记忆力的教育仅适合过去的时代,而今天,应该是改变的时候了。

    “让每个孩子在离开学校后,保持一种非常积极的状态,他们不仅是愿意学习的,并且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很感兴趣。”这是托马斯理解的“好的教育”。

    他理想中的教室,并不是鸦雀无声、秩序井然的样子,“在一个非常安静的教室里,老师给学生传授知识,这并不是最好的学习方法。”他认为,一个在未来有持续学习能力的人,首先要学会自主学习,因此课堂上老师不应是仅仅灌输知识,而是要让学生学会独立学习。基于兴趣的学习,能让学习者不会浅尝辄止,而愿意在某个领域进一步钻研和探索,不断深入。

    托马斯认为,教育的本质在于释放孩子各方面的天性。在中学阶段,应该给孩子们留下更多可以伴随一生的良好品格,即积极、慎思、独立、个性和包容这五大特质。

    人工智能时代,教育能给孩子什么

    “我想先跟大家讲一讲围棋的事儿。”天津韩国国际学校校长姜聲奉开门见山地提到今年3月韩国棋手李世石多次败给人工智能“阿尔法狗”的故事。显然,这次人机大战给教育者带来更多思考——学生是不是可以完全依赖技术而不再学习?

    姜聲奉认为,既要看到人工智能给人类带来的巨大便利,也应该透过这场人机大战看到人工智能代替不了的人类能力。比如李世石的拼搏精神,面对失败寻求突破的创造力和耐心,以及带领团队分析的领导力,“这些能力是今后我们应该对学生培养的重点”。 

    他以一份对外公布的联合国报告举例,未来很多工作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不仅是简单的、初级的劳动,甚至也包括一些专业性较强的工作,比如会计、医生等。那么,在人工智能时代,教育的方向又应该是怎样的呢?他认为,教育应该关注的是那些不能被人工智能取代的能力。如感知能力、创造力和洞察力,以及与人合作的能力等。

    天津惠灵顿国际学校校长迈克尔·希金斯举起手机说,现在我们每个人在使用智能手机,它的计算能力都具备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把人带到月球的水平,甚至这种能力还在不断增强,“那么对教育而言,除了传统的数学、英语等必不可少的课程学习之外,我们更应关注一个人的能力和品质”。

    更重要的教育在课堂之外

    “考什么才学什么,一定要警惕这种功利倾向。”托马斯举例说,如何修理自来水管,这种跟实际生活关系很密切的技能,也是不应忽视的教育内容。

    “学习不仅是上课、写作业,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软实力’的培养。”希金斯解释说,软技能是与人互动的能力。比如学校要准备一场足球赛,在准备的过程中首先会激发学生对足球的兴趣,而过程中锻炼学生的领导力、团队协作力,并且学会共同承担风险,这些都是软实力。

    天津南开中学第六任校长、天津南开翔宇学校总校长康岫岩也表示,一个在未来有竞争力的人才,首先要有国际理解力,也就是说,不仅能够植根于本民族的文化,还能够客观看待、理解并尊重外国的历史文化和历史传统,主动参与多元文化的交流。  

    不约而同的,来自三国的中学校长都提到了,要想让教育方式彻底转变,考试模式必须随之变化。

    托马斯说,通过考查记忆力的方式评判一个人能否胜任某一项职业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应该在教育中识别出哪些是希望学生学习的内容,并通过考试体现出来,“要让考试和教育紧密结合”。

    而在中国,随着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以高考为代表的中国考试体系也在发生着深刻变化,康岫岩说,各地陆续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也都在逐步重视综合能力测试,在测验考生知识掌握能力的同时,测验考生的理解能力和应用能力。

    “没有什么比拥有健康的人格更重要的。”托马斯说,教育应该让每个人,能够清醒地认识自己在这个时代所处的位置,同时不要忘记,无论多渺小也要让自己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光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