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讯  6月29日,省高工委、省教育厅下发了《省委高校工委、省教育厅关于对参与“东方之星”号客轮翻沉船事件善后心理援助高校及个人表扬的通报》(鄂高工委[2015]21号)文件,表彰了在“东方之星”事件中参与心理援助的高校及个人,我院张平老师受到表彰。

6月1日,湖北监利发生“东方之星”沉船事件受湖北省教育厅的委派,我省有30余心理咨询专家投入到紧张的援助工作中,我院心里工作坊的张平老师就是其中的一员。9天8夜的心理救援,他们中有1位吃住在老百姓家里、有1位全程工作在殡仪馆中,有1位来往于宾馆和殡仪馆之间,他们齐心协力、坚守职责,用专业的知识和人道主义精神帮助一个又一个遇害家属度过难关。

张平是我院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毕业2005年毕业于长江大学心理学专业。她与参加本次援助的长江大学的程坤、荆玉梅老师是同班同学“想不到,毕业10年后,我们3名同学会以专家的身份相聚在救援现场。更想不到,我们用自己的专业和力量帮助了许多受害者家属,心理援助工作在此次事件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得到社会和政府的认可。”

张平老师毕业即参加工作,在从事两个月的辅导员工作之后,她成了我院心里工作坊负责人,规划、组织和实施学院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所有相关工作。从始至今,这位外表开朗乐观、内心热情稳重的女专家为工程技术学院的“9年平安年”付出了一份无法磨灭的专业影响力。6月8日上午10点,接到任务,她第一时间是与同事协商好工作,在返家途中路过儿子就读的幼儿园却没时间与儿子告别,从荆州出发到监利,一直工作在监利县殡仪馆的最前线,6月13日下午回校。在6天的心理援助工作中,张平一直吃住在农户家中,不管蚊虫叮咬与否、不管生活便利与否,每天工作到晚上11点,疲惫入睡,每天接到孩子的电话,问得最多的是:妈妈,你今天回家吗?你放心,我保护着你的枕头,不让爸爸和爷爷碰……一边牵挂着家里的老人与孩子,一边通感着遇难家属的伤痛,张平做得最多的便是敏锐观察、细节捕捉,为遇难者家属提供有节有度的无声陪伴和支持;身先士卒、收集信息,为同行法学院社工机构的8名师生提供实效的援助知识与技巧;主动沟通、加强交流,给监利县殡仪馆一线的医护人员和民政工作人员提供心理宣泄与辅导。

谈起本次心理援助工作的经历,张平说:“我们做得最多是沟通、陪护、拥抱、传递纸巾、清扫地面、调节温度、心理观察和安抚……从一些细小的行动,传递出心理救援的人文关怀。平时,在家里,我们和自己的父母都没有拥抱过这么多、这么紧、这么亲密,这一次,让我们体会到了人和人之间内心最柔软的那一部分——人性的善良。

 

赴监利心理援助日志

——张  平

6月8日:

上午10点接到任务,汇报、请假、交待工作,回家收拾东西。当踏上来这里的车时,我的心情是沉重的没有时间与儿子告别,甚至没有时间告诉他妈妈去哪了。我想:儿子在家里,会为我加油的吧。

6月9日:

工作地点监利县殡仪馆。同行的男老师为了让我们休息好,已经与昨天自告奋勇地值了一个通宵的班。2位女性心理教师外加4位社工专业的学生分成了上下两班,我和两位学生值下午班(下午3:00一直持续到晚上11:00),237位遇难者在此安息,接待处的确认身份、停尸房的遗体认领、仪式厅的逝者告别、火葬场的最后挥别,一刻未停。

6月10日:

凌晨回到住址,相互分享后入睡却能在清晨6点准时醒来,我们需要在住址集中开会做内部深度交流,作为心理教师,我的工作还有部分是给社工专业的师生做好服务。学生问我:老师,为什么更多的是无声的陪伴?我们的专业体现在哪里?我想:一对一的深度辅导确实是专业,纸巾、温水、轻拍后背和那陪伴的身影更是一种专业的态度和内涵的折射。

6月11日:

无论是一位遇难者的仪式还是八位遇难者同时的告别,家属们有太多的眼泪,太多的不舍,太多的自我责备那不顾劝导非得再看一眼,一度仪容后的不能接受,反复挂在嘴边的“完全看不出来/为什么/不可以的/这不是真的/爸妈,对不起。。。”虽然夹杂着外省的口音和方言,可是我还是能真切感受到悲伤的感觉从心脏开始,弥漫全身,在眼睛里一涌而出。

6月12日:

所有工作已经过半,工作未见轻松。一批批亲人们陆续的进入,关注的不仅仅是已无眼泪近乎干嚎的伴侣、挂着点滴来送最后一程的女儿,还有那些从始至终一言不发,一泪未留的儿子,悲痛须及时发泄,隐忍会让创伤滞留。

6月13日:

站好了最后一班岗,所有程序完成数据已过96%,监利县善后工作组领导的嘉奖和赠送的锦旗,回想六天来民政部的领导、各省领导、学校领导的慰问和关心,还有着这座小城里无处不在的志愿者,内心充满着感谢、感激和感恩。现已经安全回家,进入家门,却不知从何而动,该做什么,真实的六天却恍如隔世。比肩互助的战友、悲痛的家属,甚至是当时义无反顾的自己,感谢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