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高辉,他谈起项目时侃侃而谈,一点也不像个90后的小伙。他开玩笑地对我说:“虽然我是个90后,但像是个70后。”

 

创办培训机构年入400万 为开发产品选择休学

高中毕业后,高辉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环艺设计专业。

在大学期间,他身兼班长、学生会主席等职务,此外,他还开饭店,做珠宝电商平台,忙得一塌糊涂。直到他发现了新的商机,他才舍弃了这些创业项目。

对于学设计的学生而言,除了课上学习的软件技能,不少学生还需要花精力再去报培训班学习。一些培训机构离学校很远,学生光在路上就要耗费一个多小时。于是他和几个朋友办起了设计培训机构,地址选在学校附近,两年时间就发展到了4家,一家机构一年平均有近百万的收入。

后来,他发现设计类培训行业培训机构存在小而散、招生难、推广难等问题。高辉说:“根据我的调查,截至2014年底,全国在读的设计类大学生超过200万名,从业人员超过1700万名。不仅是大学生,业内培训需求也相当惊人。”

高辉想到了做针对设计人员交流的平台,做一个培训行业标准的整合者和制定者,开始带领团队进行商业模式的打磨。

为了一心一意实践自己的创业想法,本该今年六月毕业的高辉选择了休学。

互联网创业面对的第一大难题便是资金,想要长远发展必须靠资本的支持。而高辉的第一笔投资来自于北京的一位投资人。说起如何拿到这笔资金,高辉笑了笑说:“刚开始完全是碰运气,我们到了北京中关村,路上随便碰到一个人都能聊起来。最后聊着聊着竟然聊来了种子投资人。”带着这笔30万元的融资加上自己投入的20万元,2014年底高辉和合伙人踏上了漫长的产品研发之路。

 

前三个月不发工资 产品设计灵感来自吧友

创业初期,为了节省开支,团队租下了居民楼里的一间30平米的小房子,四个人,一堵墙,中间隔开,一半是办公区,另外一边摆着四张钢丝床。“你想象不了这个简陋的环境。点外卖从来都点十块钱以内的——这似乎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规定’。每天两三点休息成了家常便饭。”高辉笑着说着过去的“辛酸史”。

那时高辉负责在跑市场拉合作,另一位合伙人则在室内专心开发软件,闭门不出。“有一天,我发现下楼时我穿着一件衬衫时,发现他下楼穿着羽绒衣。”这个让人忍俊不禁的场景却成了后期投资人认可的一项关键,“别人看到了我们的工作态度和工作状态,就放心了。”

高辉说:“那段时间挺难熬的,前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也有小伙伴离开了,我们花投资人的钱比花自己的钱更谨慎。”

今年8月,众望所归的APP产品终于上线了,APP汇集了各大类型的设计作品和素材,同时为设计爱好者和初学者提供和设计师平等的交流问答平台。这也是国内首款针对设计人群的APP产品,上线后不到三个月就在苹果商店同类APP下载榜中排行第一。

如何做到这些,除了产品本身的模式的新鲜以外,与高辉的“活跃”分不开,“我曾经是一个拥有100万+关注者的设计贴吧的吧主,由于经常在里面发言,大家对我的认可度比较高。现在产品不少设计意见的搜集也是来自于吧内的网友。”

 

APP获得千万风投 打算两年内挂牌上市

产品上线后四个多月用户数就达到了30万,半年时间,覆盖全国1000所大学,和分布在全国100多个城市的2000多家培训机构。高辉接连拿了国家级、省市级的多项创业比赛的金奖,也吸引了不少投资人。他指着办公桌上厚厚的一沓名片告诉我:“我们前前后后见了一百多个投资人。”

今年12月,公司拿到了A轮千万的投资,然而说起投资,高辉也有不少苦水。“不少本来已经达成了合作意向的机构,居然拖了几个月后又以各种理由撤资,我们有七八百万的风投都被放了鸽子。”

对于现在投资圈的现状,高辉也有一番感慨,“现在不少创业者都要求着投资人来融资,我认为有些本末倒置了,作为创业者首先要把自己的产品做好。找投资就和找对象一样,创业者是个男生,投资人就是个美女。这个女的不喜欢你,你怎么追都没可能。但一个美女追一个男的相对来说容易多了。”他用这样风趣的形容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关系。

 

“未来想要打造一个‘媒体+社区+工具’的多元化平台,让用户可以直接通过平台找到合适的机构,让企业通过平台找到合适的设计师。让线上的交流能转化成线下的消费。”对于产品未来的发展,高辉信心满满。“希望能在毕业前公司能在新三板上市,我能以大学生的身份做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

然而对于大学生创业,高辉则希望其能够更谨慎。“创业不是个简单的事,要有足够清晰的认识,自己到底能不能熬过去?我能为了团队发展只身留在武汉,公司在哪里我就住哪里,如果能全身心投入才是坚持下去的唯一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