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显示,中国体外诊断产业正在异军突起,2015年产业规模已达316亿元。对创办了两家生物科技公司的华权高来说,这意味着巨大的机遇,也意味着巨大的挑战。早在9年前,商业嗅觉敏锐的华权高便已关注该领域。如今,他“玩”出的两家生物科技公司,都已成为光谷的明星企业。而华权高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的公司拥有一批“最强大脑”:“我们的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三成,其中硕博学历者40余人,这些‘最强大脑’打破国外技术垄断,掌握了诊断试剂原料生产技术,使公司成为这一领域的国内领先者。”

试水“互联网+”  投入百万首次“触网”失手

70后华权高可谓创业圈里的“少壮派”。谦和朴实、为人低调的他,执掌着一对“姊妹”企业:武汉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和武汉生之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它们都是光谷明星企业,前者连续5年被武汉东湖高新区评为“光谷瞪羚企业”,后者是国内极少数拥有完整产业链的诊断试剂公司。

成功的背后,有过不为人知的艰辛。早在八九年前,“互联网+”的概念还属于鲜为人知的“新兴词汇”时,华权高就抢先吃起了“螃蟹”,组建了专门的电商营销团队。

1997年,华权高从湖北中医药大学硕士毕业后,当过医生,做过医药销售代理商。后来,一直渴望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天地的他,办起了一家小型药品会展网络公司。他投了100多万,原本想把线下的药品展销会放到网上操作,节省人力成本。但彼时,互联网尚属新鲜事物,由于对互联网的理解不够,且没有任何线上资源,这次创业很快以失败告终。

走上发展车道   “4人公司”到“双星争辉”

2007年底,经一位业内朋友介绍,华权高决定做生物试剂生意,于是创办了武汉华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当时注册资金仅100多万,在光谷关山创业街租了个50多平米的小办公室,只有3名员工,主要销售生物试剂。”

有趣的是,上一次开网络公司的经历,却在这一次创业中起到了“助推”作用。“通过开小网络公司,我摸清了怎么在网络上快速推广和销售产品,这对我再创业很有帮助。”采访中,华权高笑着说,当年华美生物的第一单,就是在网上谈成的。

借助于互联网的“魔力”,华美生物创办的第2年,销售业绩达到了80万元,开始微盈利。但华权高的内心并不轻松,他清醒地意识到,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仅安于做产品代理商,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2009年,他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惜重金组建了公司首支研发团队,走上自主研发诊断试剂和科研试剂及诊断试剂原料的道路。当年底,生之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此后,华权高的事业走上了发展快车道。两家企业销售业绩逐年递增,2009年至2012年,总销售业绩分别为400万、1500万、2600万和4000万。

“豪华”研发阵容    70余“最强大脑”专注科技创新

短短数年间,一家初创型企业为何如此迅速“破茧成蝶”?成功的密码就在于“科技创新”。采访中,记者惊讶地发现,华权高的两家公司拥有一个堪称“豪华”的研发阵容,200多名员工中,研发人员就高达70余人,占三成,其中硕博学历者40余人。此外,还有一个被华权高视为公司“眼睛”的六人小团队,成员除了撰写专利申请材料,还要进行前瞻性市场调研。华美生物现与全球60个国家的200多位产品代理商建立了联系,六人组利用这个平台,实时跟踪全球同领域科研技术、产品以及同行的最新研发动态,发现有临床价值的新技术,立即转入诊断领域的产品研发。

“过去,国外开发试剂,为了垄断市场,是不卖原料的。而我们是国内最早研究并唯一掌握试剂核心原料技术的企业。掌握了这项上游技术,企业在行业里才有话语权。”华权高介绍,诊断试剂盒在医学领域应用广泛,人们去医院检测血糖、血脂、肝功能状况等都会用到它,目前该业务主要由生之源公司负责。华美生物则负责研发并生产科研试剂,销售对象为科研院所和大学高校,多用于实验室研究。

据华权高介绍,试剂盒好不好,体现在检测指标早期诊断和检测速度上,指标变化越快,病人就能越早知道病情,干预治疗,“我们研发的一种试剂检测新方法,只需要几分钟就能看到结果。而过去,人们去医院做一次血检,出具结果至少要一两天时间”。

时刻保持警醒   “向巨头看齐才能追赶上巨头”

作为两家公司的“掌舵人”,华权高时刻保持着警醒:“生物行业技术更新太快了,稍有懈怠就有可能被对手超越。”在创新创业之路上,华权高一直没有停止过奔跑。按照他的要求,研发团队每月至少要完成两项发明专利。目前,公司已拥有大量自主研发产品。

采访中,华权高说:“新药在研发阶段,投入资金多,周期长。但由于国内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够,小微企业的新发明,尤其是核心保密技术一旦申请专利,很容易被同行‘抄袭’。公司刚成立的时候,一年几百万的收入,根本打不起官司。现在我们也有底气申请专利了。”华权高的理念是:“拴住员工的心,守住保密技术。”通过提高员工收入、婚事派发红包等规范化、人性化的管理,他成功留住了人才。

华权高介绍说,国内的诊断试剂起步于2000年,从简单的试剂开始。到了2009年,国内这一领域已出现了巨头。现在,国内已经出现了六七家达到上几亿规模的企业。他表示:“我们目前有近80个品类,其中高端试剂就有近20种。这正是我们的市场策略,要在技术上突破,形成差异化、错位竞争。”他期待着,公司能在不同级别产品领域实现国内领先、全球一流和全球首创,“我的目标就是向巨头看齐,追赶上巨头”。